學校要聞

我校兩位教師在《音樂研究》發表論文

日期:2019-05-31 來源:科研處 作者:周錄祥 關注:

近日,我校音樂學院周天星副教授、潮學研究院鄭守治副研究員接連在國內音樂學研究權威期刊《音樂研究》2019年第2期、第3期發表中國古代音樂史方面的論文,標志著我校音樂理論相關方向的研究已經得到國內學術界的高度認可。

周天星老師的《唐代定調管色形制之研究——兼論“燕樂七宮”在笛上排列之次序》針對我國唐代雅樂以及燕樂實踐中存在的定調管色之形制進行了系統性研究,得出唐代音樂實踐主要存在三種主要定調笛制的結論。即“雅樂”黃鐘笛、“胡樂”太簇笛以及“清樂”林鐘笛。三種笛形制為類“均孔笛”之形式,可以實現“七宮”轉調之需要。在實踐中,“清樂”系統集胡漢音樂之大成,以“倍四”林鐘笛為度,形成“燕樂二十八調”體系,其七宮正是燕樂七宮之調高來源。該論文曾在中國音樂史學會第十五屆術年會上宣講,得到與會專家的高度肯定和推薦。

鄭守治老師的《〈高麗史〉“樂志”所見唐樂隊舞“引子”考釋——兼析隊舞諸樂曲的曲體》一文則對《高麗史》“樂志”所見唐樂隊舞諸樂曲的曲體進行了考析,確認“引子”類樂曲在曲體上為正體令曲;“引子”之名為調類(曲調類型)標識,非曲體標識。“引子”與隊舞主體樂曲的兩種組合定式是:“引子+各體套曲+引子”,“引子+聯章曲+引子”。“引子”一般用于隊舞演出的開場、收場,非首曲意義的“引子”。隊舞“引子”的功能在于引導、伴奏演員的進場、退場動作。史浩隊舞的“引子”、“道引”與唐樂隊舞“引子”的功能、用法一致,實質上都是“導引曲”。

《音樂研究》是人民音樂出版社于1958年創刊的全國性大型音樂理論學術期刊。該雜志致力于祖國傳統音樂藝術研究,關注國內外音樂學術的最新發展,刊載音樂史學、民族音樂學、音樂教育學、音樂美學、作曲技術理論、表演藝術理論及音樂科技等方面的研究成果,并提供最新音樂學術動態及專業資訊,成為各學術評價機構公認的全國中文一級核心期刊、CSSCI來源期刊。在近年來各學術評價機構公布的統計數據中,一直位列全國藝術類學術期刊前列。(科研處供圖)

上一條:吳愈中副書記給學生黨員講授思想政治理論課

下一條:烏克蘭哈爾科夫國立斯卡沃羅德師范大學訪問團蒞校訪問交流

關閉

新聞推薦

2019 Hanshan Norm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韓山師范學院

地址: 廣東省潮州市橋東 郵編: 521041(粵ICP備14058351號)

訪問量:

回頂部